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支教第五天,也许是接近周末,也许是阴天不那么热,可以感受到孩子
们今天都很浮躁,特别的会捣蛋,趁着没有太阳到处乱跑到处玩,甚至有几个平时很乖很
安静,根本不怎么讲话的孩子,今天也异常地吵闹。
有几个六年级的学生被拉了出来教训,这些人在老师眼里都是坏学生,几乎是被放弃的那
一类,很难管教,但无论如何,哪怕待在学校里不肯学什么,也比他们出去乱混得好。但
我们也没办法控制,毕竟是暑假,要不要来学校都是学生们自愿的,人数也一直都在小幅
度的变动中。这几个特别捣乱的学生下午都没有来,我们所有的老师都很担心,也很难过
,因为大家都能看到,每晚六年级的老师都会为了给他们这些不听话的孩子们安排课程,
一直忙到12点。白天说话的时候也基本只能靠哨子维持秩序,小孩子的嗓门真是又大又尖
。
另外,宜容的胃痛似乎还是没什么好转,早上孩子们又很浮躁,下午的时候,我们就让她
回去休息一天,班里的课由我们几个轮流去带。五天过去了,我们开始反思,开始担心,
担心我们的方法是不是有问题,担心孩子们会不会学坏,担心他们会没有梦想,担心在我
们走了以后,这里的老师又放弃他们。

有时我在想,如果我是这里的全职老师,我会怎么教这些孩子,我是否还能像现在一样每
天让他们一面上课一面做游戏,我是否还会像现在一样那么有耐心地去理解他们的内心世
界,安抚他们弱小的心灵,抑或我会像这里的老师,放弃调皮或成绩差的孩子,每天就按
照计划的进度填鸭式地让他们学习?
——小玮

如果可以,我们总是希望在这短短的几天,让他们改变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