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非常感谢云台山医药公司给我们赞助了很多药品,还请了《东方今报》的记者采访我
们。感觉在这些天里,有很多很多的人在帮助着我们,关心着我们,真的很感动。随着支
教第二周的开始,我们也开始准备了各种有趣的比赛,美术比赛、读书比赛等等,还有趣
味运动会也是我们这几天的重点准备项目之一,之后还会有联欢会的举行,家访等等,期
待孩子们给我们带来一些精彩的表演吧。

晚上的时候,我们讨论了一下这里的孩子的问题和我们所面对的问题。这里五六年级的孩
子的问题都差不多,他们渴望被关注,但是真的被关注的时候就怂了。他们在众人面前的
表达能力真的已经差到不能再差的程度了,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可以非常大声的起哄接话,
但是一旦站起来,要么声音小得像蚊子一样,要么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真不知道他
们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也不知道我们短短的支教过程能让他们改变多少。
小彤发现,他们被提问的时候都是非常为难的情绪,似乎在做一件很丢人的事。这让我有
了非常不好的联想,我怀疑这两个班的老师都是只有有人上课不听课的时候才会提问,其
他时候基本不提问学生。学生印象中都是不听课的才会被提问,被提问是一件很可耻的事
情。当然,这个猜测依据非常不足,我也希望这不是真的。另外,我们还发现这里的孩子
极度不自信,我们组织的唱歌比赛和讲故事比赛他们都喜欢组队报名,当允许组队报名之
后就几乎没有单人报名的了。这似乎可以给他们不愿意上课回答问题提供另外一个解释。
我们还发现,三年级和五年级的孩子都非常非常的依赖老师。比如美术课,老师一笔一笔
教他们画,他们都会表示不会画,让老师帮他们画。折纸课也是如此,老师一步一步教他
们折,他们也会表示不会,让老师帮他们折。这一现象似乎可以解释之前那个不自信的现
象,他们都习惯了依赖别人,而完全不相信自己。这现象让我非常不理解,像他们这个年
龄应该正是好奇心强的时候,应该是什么东西都想试试的时候,他们为什么会这么依赖别
人而不愿意自己动手呢。丽晶发现她们班的很多同学是从来没有做过折纸、剪纸这些东西
,第一次做会有点为难,但是学过之后他们会在那里一直折,一直剪。这好像是这个问题
的一个比较合理的解释。
今天小彤去带我们班上课,对他们进行了一些情感教育。这些孩子也还算不错,每个人都
给我和宜容写了一封信。这本是件很让人感动的事情,但是看了信之后我心里很不是滋味
。所有同学都很关心宜容的身体,也都希望我们能回去继续给他们上课,但是很多人都在
信的最后写只要我们回去上课,他们就愿意让我们打他们。我非常惊讶他们为什么会提出
这样的条件,这些犯了错就会打他们的人到底是谁。是他们的家长,还是他们的老师?这
种事情比较像家长干的,但是如此高的同步率又让人觉得好像不是家庭活动,而是集体活
动。不管老师还是家长,我们完全可以怀疑,是这种简单粗暴的教育方式造成了之前提到
的所有问题。忽视和暴力造成了他们渴望关注又极度不自信。非常希望孩子可以远离这种
有百害而无一利的教育方式。
——武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