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贫困乡村捐一本书,也许要比一般人想象的要难得多。如果你正好有多余的旧书,卖给收废站或是旧书摊显然远不如捐给希望小学有意义,但问题是捐给谁?怎么捐?也许,你连邮寄地址都无从落笔。上海的青年志愿者组织正尝试利用互联网技术,帮助大量零散的好心人做公益。他们开发了一个在线平台,能让人们像逛网店一样,从平台整理、发布的受赠对象中自由选择,送出图书。而后每本书的去向都会在网上公布,到了哪个孩子手里,捐赠者随时可以查到。昨天,这个平台的“试验版”在上海交通大学启动。

名为“思源公益云”的平台,是由上海交大的青年公益组织“思源公益”牵头设立,IBM中国公司的一群工程师在业余时间里为它写出了3万多行代码。
思源公益的负责人、上海交大副教授张志刚从小成长在黄土高原上一个封闭的山村,深知知识对贫困地区的价值。过去10年,他持续带领上海交大的支教队到西部做公益,并从上海募集图书,帮当地学校建图书馆。但张志刚说,做公益有两难,一是信息不够对称,想做公益的人找不到帮助对象,而常与受助人联系的公益组织却找不到志愿者和公益资源;二是难以充分透明,捐赠人不知道自己捐赠物品的去向,有时难免心怀疑虑。
拿“思源公益”来说,目前他们已向甘肃、河南、内蒙等地援建了13个公益图书馆、数万册图书,大部分来自企业、学校等的集体捐赠。但实际上,普通市民家里的旧书数量非常庞大,只是很难找到捐书的渠道。
这就是筹划思源公益云平台的初衷。按设想,平台正式运行后,思源公益将负责搜集西部乡村对图书的需求,整理后发布在网上。有捐书意向的市民从中选定某个乡村图书馆,就可以得到一个条码,打印下来,贴在书上,并按网站提供的地址寄出图书。图书送达后,根据条码,思源公益能对书的去向进行远程监控,哪个孩子借阅了,都会在网上发布,供捐赠者查询。
张志刚说,如果说以前的捐书活动大多是B2B(公对公),那么公益云平台将创造一个C2C(个人对个人)的公益模式。在电子商务领域,淘宝网是典型的C2C平台,因此,某种意义上可以说,这个云平台就像一个“做公益的淘宝”,它不是商品销售的渠道,而是一个链接公益活动上下游的高效率平台。
实际上,云公益的作用不仅是捐书。志愿者的时间、能力,都是对公益极有价值的资源。通过公益云,这些公益资源都可以像书一样,得到便捷、透明的捐赠渠道。
昨天,上海十几家公益组织参加了公益云的发布,希望能登录这个平台。其中,名为“飞扬华夏”的志愿者组织正打算在网上组织公益活动。飞扬华夏面向社区,为老人等弱势群体提供服务。负责人徐历说,上海的老龄化正在加速,要帮助的老人越来越多,有意提供帮助的潜在志愿者也很多,问题是双方未必对接得上。借助公益云,徐历希望发布社区需求,为一位位需要帮助的老人找到志愿者。
张志刚说,思源公益云目前还在不断测试优化,各种志愿者活动和公益需求将逐步发布。由于网络捐书要求乡村图书馆必须现场配置一些硬件设备,对图书进行的信息化管理,这个工作将在明年夏天由新一批支教志愿者在当地完成。
本报首席记者 张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