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余的老师们也许没有资格可以享受春风化雨这四个字,但是我还是执着地想高调地赞美一下我身边的这些朋友们;短短的十多天里,每一秒钟他们都带给我 快乐、感动、和激励。还有两天就要离开荷地了,但是这些日子里获得的感悟与思考却是一辈子的财富。爱上了这群孩子,爱上了我的同伴们。

         用心聆听——记何安翘老师   
         何老师是我们的音标老师。音标老师几乎是全体队员中最辛苦的,她俩每天上三节课,常常中午在办公室打盹,然后急急忙忙起来,整理一下匆匆上课去。
         我们的何老师尤其认真,每天晚自习的时候走进各个教室,将带班的班主任老师 “赶”下台,然后请学生们一个一个到老师跟前,一个一个读白天教过的音标。我们都为何老师的身体精力有些担心,问她:你为什么不让学生们集体读音标呢?她 说,只有一个一个地慢慢听,才能听出每个学生的一点点的问题。于是何老师每晚在教室中和孩子们在一起,极为耐心地纠正每个学生的发音。也许孩子们过了一阵 子会忘记那些正确的读法,但是,何老师这种认真负责的态度肯定会留在孩子们心中的吧。
        上课、辅导之余,何老师还帮助孩子们排练大合唱。像辅导发音一样,何老师坐在孩子们中间,放音乐,孩子们在她的身边合唱。突然何老师暂停了音乐,指着一位 同学说:你这个音唱高了,你这个音唱快了,等等。就这样,孩子们的音越来越准,声音越来越大。歌声从教室中飘出,回荡在黑漆漆的校园中。孩子们唱的是《感 恩的心》。
         灵敏的听力可以起到很大的作用,但是那颗为孩子们服务、尽自己的职责的心却拥有令人动容的力量。

         孩子们的游戏天使——记程琼老师
         程琼老师负责所有的活动、游戏、演出,我们尊称为程大导演。每当程老师携带形形色色的道具走进教室,孩子们都顿时爆发出欢呼声。游戏的过程有可能是艰难 的,但是孩子们大多数都玩得很认真,很快乐。然而这些快乐的游戏背后往往有我们程老师精心策划的深意与感悟。果然,在活动的过程中,气氛渐渐低沉下来,孩 子们已经开始了一些思考。活动总结时,程老师让孩子们闭上眼睛,伴随着班德瑞德音乐,缓慢地回忆整个活动的经过。她诉说着每一个孩子在活动中的各种表现, 在谈到特定的孩子的时候,她会悄悄地走过去,在孩子的肩上轻轻地拍一下,告诉孩子,在大家活动的时候,老师一直在孩子们的身边,关注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有时候,孩子们无法从游戏中谈出什么感受,程老师会用一种鼓励肯定的眼神看着孩子,希望他可以大胆地说出自己的想法;程老师说:观点只有不同,没有不对, 每个人都可以大胆地说出自己的想法。许许多多老师看似随意说出的话事实上都是精心准备过的,在普普通通的交流之中引导学生建立一种正确的态度。大多数的孩 子们还是可以说出自己的一些观点,有的孩子说的是一些简简单单的“团结就是力量”,也有孩子们可以说出一些真正独到的感受。一位女生说:蒙上眼睛感觉很 黑,但是和朋友们在一起就有光明。有的孩子哭了,感到自责,感到幸福;有的孩子笑了,感到友谊,感到快乐。
        这就是体验式 活动的魅力:在玩中学,在学中悟,在悟中行。看见孩子们在欢乐之后可以收获哪怕是一点点的思索,就是我们几个业余培训师最大的自豪了。
       (今天是程琼老师的生日。她将获得一份独特的礼物,虽然她现在并不知道。)

         最可爱的教导主任——记潘若瑛的老师
        每天睡得最晚,起得最早,吃得最多(一笑),平时最忙,各种课都能顶,课表排得最细,需要考虑的事情最多的,就是我们的教导主任——潘老师。谈谈排课表的 故事:潘主任需要协调各种课程的比例,多媒体教室和显示器的使用,唯一一套音响的布置,各个班级的统筹,老师每天上课的数量与时间,专题的种类,活动的长 短,学生去哪个教室。总之是各种各样的问题都由我们的潘主任协调安排;看看那张排的像数独游戏一样井井有条、万无一失的课表吧,从中受到帮助的不仅仅是所 有的孩子们,更为我们所有的老师创造了极为合理的工作环境。潘主任自己还要负责一部分的教材课,专题课,潘老师又是决不肯草草了事的,于是这些课程又花去 了她大量的时间。
         潘老师的手一天早上早起烧热水的时候被烫伤了,涂了一点药膏,面对我们的关心,潘主任连连说:没事的,没事的,你们别这样了。还坚持上课,叫人不忍。
         潘老师没事的时候(虽然潘老师很少有没事的时候),就在折纸,将折好的小花小草什么的当作礼物送给孩子们,这些礼物远比简简单单的一支圆珠笔要贵重的多了。
        潘老师用说相声一般的语言给孩子们念数学题;给找出自己课堂上的错误的学生们送上小礼物。从没有见过潘老师休息的时候。
         还有孙队,两位陈老师,谭老师,黄老师,屈老师,李老师,吴老师,杨老师,姚老师,认真负责,乐观幽默,温情感性,冷静理性;可以和这些兄弟姐妹们(没有 “弟”)度过这样一段有意义的日子,可以一起为自己的梦想,为孩子们的梦想做一些努力,可以一起为改变我们的世界做出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努力,就足够了。我 们在荷地中学的日子只有最后的两天了。

        孙东来大哥的一条短信写到:......所以你们才在那里,或许只是一点点,一点点火苗,或许大部分人都会熄灭,但 是十年二十年以后,只要有那么一个两个人有机会重新点燃起这点希望,你们今天的努力就没有白费。这是我一贯的想法,也是支撑我做下来的支柱。有信心,中国 有许许多多像我们这群老师一样的青年;有信心,通过每一个人一点一滴的不懈的努力,最终可以改变世界。

夏成杰,于2009年7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