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和学生一起吃饭,老师们争着和自己班的孩子一起合影。我不是任何一个班的班主任或者副班主任……所以,我能凑进那个班去合影呢?我这么说着,马上就有三班的孩子对我说,老师,你不是我们班的么?嗯,我主要是在三班上英语教材。然后他们就把我当作自己人了。超感动!
        那天,在一班巡视,有个小姑娘细声细气地和我说,老师你什么时候再来上课?我很喜欢听你上课,很好玩,也能学到东西……一时间好想哭。
        那天,在校园进门的画廊处写字画画,迎接领导来视察。一群孩子围过来看,还主动帮我擦黑板,帮我涂颜色,帮我出主意。她们还问,老师你明年来不来?你明年来的话,我还回校蹭你的课听!我的心都要化了。
        那天,文化下乡演出,我阴差阳错地去表演节目,临时决定去唱《天路》。词还背得不熟,音高也是属于我的极限范围,第一次见识敞篷车,从来没有登过台,还是有点紧张的。去参加演出和去观看的学生们,都说老师我们为你加油,不要怕,就像程老师说的,跳错了也是对的,唱错了也是对的!然后上台之后,聚光灯很亮,看不清观众,忽然依稀看见下面我们的学生都高举双手挥动,还有几个孩子上台给我送了树枝折下的野花。我的声音颤抖了,我猜我唱的并不好,但下台之后,他们都欢呼着迎接我,说我很棒!那一刻,已经到了天堂。
        那天,开始有学生找我们写赠言留签名,有学生塞给我自己做的贺卡或者明信片,有学生羞怯地来要联系方式,讨手工折纸。我恨不能多给他们一些,再多给他们一些,无论是知识还是游戏,无论是小小的礼物还是知心的微笑。时光就如此匆匆流过,面对这些可爱的孩子们,有太多想说,又哽咽,只是愿意无条件的满足学生的心愿:只要你要,只要我有。 

潘若瑛,于2009年7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