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五百本图书。放在书架上,看上去依然少得可怜。可是学校还举行了赠书仪式,又是发言又是宣誓,我真是大开眼界了。这一次,是请孩子们写明信片,寄给捐书的学校街道单位。没有人教他们怎么写,可是他们的词句又一次让我震撼:
        感谢您赠与我们那么多书籍。书山有路勤为径,是您为我们提供了书山。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是您为我们铺好了阶梯。我们一定把握机会,努力勤奋。
        非常感谢你们的帮助,使我们增添了许多的课外知识。在书的海洋中,我能体会到万钟人生!
        因为有了您的关怀和爱心的捐助,使我们开阔了眼界,增长了知识,了解了自己。真心的谢谢您!
        您像春雨滋润这我们这些幼苗,您像船帆使我们在海洋中乘风破浪,您像一盏明灯指引着我们人生的方向。千言万语,无法表达我们对您的感谢!
        谢谢您赐予了我们思想的宝库!谢谢您让我们遨游在知识的海洋!谢谢您让我们明白了读书的意义!
        ……
        早已写不出这样的词句,我不得不赞许,又同时感到无限的悲哀!
        书目录入的时候,我看过学校的图书室。已经有两万多本图书了,基本上都是好书。我们满怀爱心带来的书,当然,也是很多好书——不过凤毛麟角。学生们知道我们带来了书,学生们帮我们搬运到了图书室,学生们参加了仪式也写了明信片;可是学生们看不到书。据介绍,学校的图书室每天中午开放,让学生们进来阅览,不对学生外借,因为怕丢。而事实上,学生说已经有很长时间不开放了,图书室,不过是个摆设,上级领导检查时候打开做个样子罢。
        学生们已经习惯了看我们演习作秀,看我们弄虚作假,他们已经早早学会戴上人生的假面具,学会合时宜地说话做事。蓦然记起高中的那篇作文课,叫做《心灵的自由》,面对为了追求自由登山遇难的大学生的话题,几乎所有的同学都批判地说,这是对社会不负责任的自我中心的说法。我们的王雷老师,在他的博客中写道:
         我似乎也要感慨:我们的学生真好啊!他们这么有“思想”,懂“道理”,能够替国家、替父母着想,甚至想得比我们还要多,还要远。但这是他们写在作文里的话,是不是他们的真实想法呢?好像是,又好像不是。学生作文里的话,你可不能全信,他们早就掌握了两套甚至更多的话语方式,知道什么时候说什么话,(这也是跟我们大人学的!)中国人的生存智慧可发达了。我要说的是,不管是哪种情况,我都深感绝望!
        而如今,我眠独i的,不过是初一的孩子们啊!在这四围环山的清秀地,天,那么的蓝,清澈透明,云,那么的厚,层层叠叠。镇里没有高中,走出山区,必须考入县城的高中。我看见教师黑板上方的班训写着:决战中考,改变命运。一阵的心酸。
布置孩子们写作文,50字8句。他们说写不来。我于是在课上带领大家一起写,允许大家说中文,选了一个题目叫Our School Life。大家发言,作文是这样的:校园生活很无聊。睡得比狗晚。起得比鸡早。成绩还是一百多名开外。天天上课。课外活动的时间几乎为零。校规太严。每天被关在学校不许出门。……
        我该遗憾还是感激。至少,在我面前,他们没有说,校园生活丰富多彩。他们表达了真实的自己。或许,他们还满心期待着我们为他们改变什么。我们带来了舞蹈课,摄影课,青春期生理心理教育课,名画赏析,歌剧欣赏,金融,军事,健康讲座,时尚专题……有那么某些瞬间,我都羡慕他们了。自己儿时,何时有过这样的机会,接触这样的课程。然而,总是留不住时光流水的匆匆,离去后的情形,我不敢不愿去想。叹息掩涕。或许,有很多山区的学校都是这样。由于政府或社会或个人的捐助,他们的校舍已经修缮,可是,学校的管理依然不完善,不人性,不考虑学生本体的发展。又怎奈何。

潘若瑛,于2009年7月18日